社区

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社区 >

好汉回家 让义士逝世的光彩 国度才生的更加巨

添加时间:2021-09-04

  翻遍汉唐歌赋,最痛的就是这一句,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”,短短14字,道破战斗与和平、残暴与温情、死别与生离这两端最遥不可及的距离。如果春闺新寡,如果他们的后人,终其毕生都触摸不到,更无奈安葬无定枯骨呢?那种蚀骨之痛,能让河山为之一黯。

  而今,我们迎来了告慰的时刻。

  9月2日,共和国第八次以虔敬之心,迎接战死异国的“无定枯骨”回家,只管,间隔他们血溅疆场的时刻已经从前了70年。9月1日,在去年归国的117位在韩自愿军烈士中,又有4位确认找到亲属。烈士展志忠的妻子不再嫁,未能等到丈夫而放手人寰,年逾古稀的儿子跋涉20多公里,终是采血认亲;烈士梁佰有遗留信息极其含混,通过再三摸排和DNA比对,终于找到烈士故里,烈士亲人感泣,“假如不是国家不废弃,可能永远也找不到了!”

  送英雄回家,为烈士寻亲,每一个故事都感天动地,动听肺腑。为国家舍命的人,国家将永不放弃。志愿军遗骸归国,让烈士有尊严地归葬,亦让“无名变回著名”。

  70年了,倚门老母和春闺新寡早已凋落。然而,生命的尊严和烈士的牺牲,永远不该朽去。烈士们回归,面临的是一个全然生疏、走向古代化的故乡,一个全然陌生、充斥新挑衅的国际地缘政治。他们当年拼将一死,保家卫国,以血肉之躯改写了国际政治格式,历史从他们的遗骸边持续促前行。共和国正以开放的胸怀催生震惊世界的现代化速度,中华民族正在走向伟大振兴。而烈士们怀揣“保家卫国”的浩然之气,却永远定格在青春最悲壮的一瞬。国家的伟大,家小的健康,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告慰。然而,他们尽了报国之忠,却未能尽人子之孝、父兄之道,在寻亲中,人们发明不少烈士的妻儿父母,曾经扛起了良多生活艰苦,为国家付出了另一种牺牲,值得我们肃然起敬,更值得国家用最大的尽力给予精力和物资的慰藉。

  国富民强,是志士仁人的百年期盼。实现国民大众对美妙生涯的憧憬,是咱们的斗争目标。在目的的实现过程中,还有比“富”跟“强”更暖和的欲望,由于有了“富”的底气、“强”的撑腰,而更有实现的可能。这便是关注性命尊严,凸现人道温度。

  今天的中国,正在高度关注和照拂为国就义的先烈。退役军人事务部为1-7批归国埋葬的在韩意愿军义士树立了烈士遗骸DNA数据库,还将为2万余名在韩就义的烈士建破支属信息库;“送好汉回家”的网络寻亲运动,正在向全社会征集线索;一部口述历史纪录片《1950他们正年青》,正在播出……沉睡的记忆,被烈士唤醒,让举国泪飞。

  曾经,我们习惯于大国大历史大时期的巨大叙事,轻易疏忽大历史中君子物的牺牲细节。而今归葬的烈士们,绝大多数都是源自乡野的寻常庶民,恰是他们,在国有危难之际挺身而出,不惜尽洒热血。从某种意思上说,找回对个体生命的尊严,否认每一个牺牲者的价值,我们能力找回同等意识,找回公正正义。究竟,我们的红色政权是无数支前小车推出来的,是无数父老乡亲献出至爱的鲜血染出来的,忘了他们,就会忘记了我们从哪里动身、为什么改造、为谁发展这些根天性命题,甚至摇动立国之本。

  人们时常引一句诗,“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必马革裹尸还”,实在,东汉名将马援说的是,“男儿要当死于边野,以马革裹尸还葬耳”。当年,志愿军也曾在清算战场时稳重提出,“不遗留每个烈士一件遗物,不丢掉每个烈士的一根头发”。

  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。死生大焉,叶落归根,让青山有幸掩埋忠骨,这是中国人自古以来最梦寐以求的最终宿愿,蕴含着十分丰盛的文明伦理信息,也是极具温度的人文关心。

  请记住他们,记住这样一群烈火般焚烧本人、照彻岁月静好的人们,就记住了民族精魂、国度尊严与和平荣光。家国一体,豪杰不朽。让烈士逝世的光彩,共和国才干生的更加巨大。(李泓冰) 【编纂:王诗尧】


友情链接:
细川密克朗(上海)粉体机械有限公司,“细川密克朗集团是一家始于1916年的日本百年粉体处理设备制造商,主要为各行业客户提供定制粉碎分级机,干燥混合机,挤压制粒机等粉体处理系统解决方案,目前集团子公司包括细川密克朗日本总部,德国细川阿尔派,细川荷兰,细川中国,细川韩国等地,销售服务网络遍布欧洲